追蹤
kevinattitude陳思宏,態度
關於部落格
叛逆柏林。陳思宏。營火鬼道。指甲長花的世代。台灣。
  • 983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從文學營啟程

晚餐後,我們一群人約好在宿舍頂樓見面,唱歌,聽風,看星,說鬼。南方的夏天悶熱,我們拿手上的筆記本搧風,筆記本裡的詩句,就被我們搧進高雄的薰風裡。一位很會寫詩的女生,用滄桑的嗓音唱英文搖滾歌曲。她,是林怡翠。

某天,我在餐桌上聽到幾位女孩談論著某位男孩,青春動情容易,她們的羞紅表情,我至今難忘。那位男孩,叫凌性傑。

我在文學營裡遇到的所有人,對當時的我來說,其實就是黑暗裡的光。我愛看歐洲電影,讀翻譯文學,聽搖滾,夢想著去維也納聽古典音樂會。但在升學體制下,我必須極度壓抑我的文藝傾向,因為升學最重要,寫詩沒人理。但那十天的高師大文藝營是個意外的時空,那裡的偶像是簡媜與大江健三郎,大家都不會背誦數學公式,但可以一個晚上都聊藝術電影。原來,我根本不是怪胎,我不孤單,每個校園裡,都有一小群跟我一樣的人們。我們都苦悶,把熱情丟進寫作裡。我們都想出走,上大學似乎就是當時唯一的出口。來自台北的同學說,重慶南路上,可以買到我很想看的《霧港水手》跟《雙面維若妮卡》的VHS。就在當時,我終於有了面對聯考的力量,我要離開彰化去台北讀大學,聽說,那裏有劇場。

也就是在這個營隊裡,我看到了性別的多元可能。美麗(大家稱呼他的外號)是來自建中的少年,就在我所屬的小隊上,他聰慧過人,纖細溫柔。在營隊裡,沒有人罵他娘,他可以完整地當自己。他有誇張的表演天賦,他在台上演潑辣兇狠的女角色,整個營隊歡聲雷動。這在我當年就讀的高中裡,簡直是不可能的事。文藝少年少女們,不管性向如何,大都特別溫柔寬容,那的確是我成長過程當中第一次體驗到的文明氣候。
詩歌朗誦之夜,我們第六小隊集體創作的〈撞〉,得了第一名。我們又叫又跳,哭笑毫不保留。當時有高師大的學長姊幫忙錄音,我們這群文藝少年少女的聲音,堅毅飽滿,情感充沛。其中許多的聲音,後來都成為台灣文壇上重要的文學新勢力。

從高雄回到彰化,馬上投入討厭的暑期輔導,看到數學考卷上出現3分這種超現實的數字,我耳邊會響起那些文學新朋友朗讀詩的聲音。於是,我知道我可以安然度過這高中最後一年。文藝啟發了,不可收拾,我只想要得更多。

後來,大家都進了大學,有人跨校辦詩刊,有人開始正式投入文壇。那幾年,各大文學獎的得獎名單上,很多都是高師大的老戰友。後來,我自己也出書,回顧寫作的路,那高雄的十天,總是在記憶裡發亮。
我不知道梓評記不記得他跟我說簡媜的誠懇模樣,我不會忘記,當年讀他寫的詩,心裡的震撼有多大。那細緻的文字,讓我發現自己文字的大缺陷。我不知道宗翰記不記得他當年寫的那些散文,對我來說根本是在臉上甩巴掌,紅燙燙,提醒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我不知道怡翠記不記得她唱歌的模樣,叛逆的眼神,自由的身體擺動,讓我這個彰化永靖鄉下小孩看傻了眼。

後來,他們寫散文寫詩寫小說。正港的高師大文藝營出品,無誤。

當然,還有更多我沒提到的年輕文學靈魂,從文藝營走向世界。也許多年後,他們不見得都在文藝產業。但他們都依然愛讀書,愛看電影,都還有書寫的夢想。

我總是記得,踏出高師大文藝營的那一刻。我們淚眼道別,約好,文學裡見。

將近二十年過去,我們沒失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