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kevinattitude陳思宏,態度
關於部落格
叛逆柏林。陳思宏。營火鬼道。指甲長花的世代。台灣。
  • 981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文訊柏林繼續叛逆專欄:城市農夫

我到「公主花園」與她們聚餐那天,剛好遇上栽種工作坊,這是個開放的空間,除了固定的城市農夫之外,任何人都可以來參加工作坊,學習有機農耕。A看我穿著花襯衫、牛仔褲、皮鞋,搖頭說:「你穿這樣,不合格喔。」我發現之前拼命美白的A晒黑了,穿著工作褲、樸素寬鬆上衣,指甲縫裡有泥土。我們跟著園丁,拜訪花園裡的每個角落,了解這裡的有機農耕工程。這裡的一切都具有可持續性、可回收的特質,房子是手工蓋的,杯盤是回收的舊物,沒人使用任何化學肥料及農藥。新世紀的農耕不僅限於鄉村,都市人也可享有一塊有機農地,用自己的雙手,栽種健康的蔬果。這是個開放的空間,歡迎社區居民隨時參與。我把袖子捲起,跟著大家一起把手伸進土裡,拿起鏟子、耙子,鬆土、澆水、埋種子。我的臉上、花襯衫都沾了泥土,雙臂因施力而酸痛,皮鞋被我丟在一旁,赤腳貼地。

其實,我根本是個農夫。

為了養活九個小孩,我爸媽除了檳榔、貨運事業之外,還在彰化田尾的祖地上農耕,增加家裡收入。每到週末,我們全家都會在這塊田地上工作,姊姊們鋤地、除草、插秧,我負責把割下的雜草堆收集,搬運到田埂邊堆放。農事繁重,我們一家分工合作,沒時間叫苦,只有我這個么子會在田邊喊累,姊姊們疼我,都會把最輕鬆的工作留給我。中午時分,我們全家會坐在田邊的大樹下,吃村裡買來的肉圓。在田邊吃肉圓是我腦裡很清晰的童年回憶,沒碗沒盤,手裡只有一雙竹筷,撈塑膠袋裡的燙肉圓,喝清淡甘美的胡椒豆腐湯。快速吃完肉圓,大家又要馬上投入農事,除草是最繁瑣、費力的工作,別人家的女兒在週末出門逛街,我們家的女兒要認命地在田裡割草。那些生命旺盛的雜草很惱人,這週連根拔除,一週春風又暖雨,雜草馬上又佔據園圃。我收著姊姊們割下的雜草堆,好幾次,草蛇就躲在草堆裡,我一感覺到滑溜,馬上丟草走人,受驚的蛇追著我跑,我誇張的奔跑肢體與尖叫就成了田裡唯一的餘興節目。

我成長的過程,就是去農事的過程。高中我去了彰化市求學,離開了農村。大學到了台北,正式與自己的農村背景割離。我甩掉了鄉下口音,學美國腔調的英文,說趨近台北口音的國語。我越來越都市化,在我身上,完全聞不到農村的味道。那個在泥土裡翻滾長大的鄉下小孩,變成一個連室內小綠色盆栽都能謀殺的都市人。偶而回到家鄉,我會感到焦慮,恨不得趕緊回到都市。

想不到在柏林這個大都市,我找回了一點泥土的自己。

W帶A來這裡當義工,幫忙釘房子,照顧植物,倆人不再劇烈爭執,一起種一小園圃的番茄,有了小小的共同目標。A說,來到「公主花園」,她才發現自己明明就有公主病。在台北,有父母呵護,連大學畢業後開始工作,都還是賴在家裡,手機帳單都是父母親在繳。女同志的身分讓她有許多掙扎,原本以為來到柏林,就可以海闊天空當自己。但真正進入一段伴侶關係,她才發現,完全無法獨立的自己,根本不適合走進倆人世界。她根本只想要找人養,不想要奉獻。所以,這柏林大冒險,最大的收穫就是逼迫自己認識了自己。在園圃裡當義工,看著蜜蜂吸花蜜,聞著青草香,她發現自己的雙手除了可以拿名牌包之外,原來還可以栽種生命。

週末來拜訪公主花園,會看到許多家庭前來體驗田園生活,小孩們挖土澆水,認識自己每天盤子裡的食物來源。我注意看來這裡的大人們,許多很明顯都是典型的上班族,週一到週五開會、看股價、被公文啃食,週末來這裡摸摸泥土,整個人就會像是被滌淨過一般。社區裡有一個這樣的綠色園圃,心情不好就來這裡看看蔬菜,心一定會乾淨一些。

城市在未來,恐怕只會繼續擴張,所以,類似「公主花園」的綠色角落,就有存在的必要。這是一個綠色交會地,大人與孩子們能在這裡喘一口氣,吃一口有機的蔬菜,抓一把不受化學污染的泥土。柏林廢棄的Tempelhof機場空地上,也有一群城市農夫就地種菜,義工們搬來木箱與泥土,敲敲打打,打造了一個顏色鮮豔的城市田園。這裡有非常舒適的手工桌椅,任何人都可以坐下聊天。曾經是飛機起降的跑道旁,有這麼一小方開滿向日葵、種滿香草的花園,讓更多人,想起泥土的自己。

「公主花園」正在跟官方交涉,試圖延長租約,延續綠色的夢想。我咬一口紅番茄,在請願書上簽名。番茄芬芳多汁,A跟W握著手凝視彼此。

我知道,她們在彼此的眼睛裡,看到了泥土。

公主花園網站:
http://prinzessinnengarten.net/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